一笑懸命

笑疯了。…

V繁花落幕:

◆高亮谨慎注意◆内容围绕着蛋♂蛋进行,请不适者赶紧退出x

#那什么蛋蛋#

切爆:真是吓坏切宝宝了。

出胜:卡酱我真的是在关心你啊!

轰爆:绿谷说不能直接问...(消太:这就是你动手的理由?

[相泽中心]九条命-Chapter 1

别人都说,猫有九条命。
相泽消太并不相信。

正式拆下绷带已是运动会之后的事了。
在确认完相泽脸上那道会带来后遗症的伤疤是否完全愈合后,治愈女郎将废弃的布条丢在消毒盘中,轻叹出声:“相泽老师,…”

还未等她继续说下去,随之响起的是第一节的上课铃。
“…?”刚站起身的相泽扭头望去,似乎是在等待下文。但治愈女郎只是摆摆手,让他先去忙自己的事。

今年的雄英校运会饱受关注,新入校的一年级生,尤为是经历了USJ事件的A班更是成了焦点,一时间报纸电视以及互联网,无不在报道着这场震惊全国甚至是海外的运动会。
而因此产生的“蝴蝶效应”并不会这么简单。只是才过了几天的休整时间,雄英校方就收到了比往年更...

3 28

暑假开个相泽中心的坑,题目定为《九条命》。
还是先别占TAG好了。

3

我想有的时候,的确是应该好好静下心来,去读一些东西。而不是碌碌地看着时间从笔尖溜走。那时是无所谓,反过头来一看,却又在唏嘘,在埋怨自己的惰性,而下一秒又是在进行无谓的浪费,这是最可耻的,也是我在不知不觉间做的事。

初见时,他见他眸中溢满了阳光,沉淀着平静,也看到了咧着嘴大笑的自己;
再见时,他见那阳光化为灼人的欲望,那其中是无法被满足的求知,以及尝试挽留的自己;
后来,光芒沉淀,浊了一切,他没能在那深邃中看到其他。

他再也没能见到那双看了无数遍的眼睛。

1 13

【改词 自蛇CP向】粘着系男子十五年の纠缠不休

#配合原曲使用风味更佳
#改词《粘着系男子十五年の纠缠不休》。



粘着系男子十五年の纠缠不休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还没有来


第一年是得心应手的

每天每天不停地写着

执拗地舔着邮票的背面

向你而去吧!我的唾液!(心)


第二年是思如泉涌的

暂住的旅店着火都没发现

从衣服的下端开始一路烧了上来

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只剩下护额了

  

第三年已经不顾一切了

甚至将《亲热天堂》系列停作了

因为完全没有时间去搜集素材了啊

投诉我的人一下子达到了上限

  

第四年向杂志投了新稿

并没有...

5 19

七代目你到底把办公室钥匙放到哪里了

昨天晚上,我走在加班路上。
突然想起,我没带钥匙。
我打给你,二十六个电话。
你没有接,你没有接。
你回话了,(喂 干哈?)
叫我等等,(这会儿不方便!)
你办完事就回家,(真不行啊debayo!)
可是七代目,你这个混蛋。
你带着佐助,去了火影岩。
你到底把办公室钥匙放到哪里了?
你到底把办公室钥匙放到哪里了??
你到底把办公室钥匙放 到 哪 里 了???

花盆找了,房顶也找了。
连暗部看门,我也都问过了。
你就是忘了,
你就是忘了!
办公室在火 影 楼。
宇智波的二柱子真的那么可爱吗?
宇智波的二柱子真的那么可爱吗??
宇智波的二柱子真 的 那 么 可 爱 吗???

凛冽的风,冰冷的雨。
木叶村的落叶满地,
我已经冻得不行。...

2 12

木叶行政部(江南皮革厂)

木叶隐村,木叶隐村,最大行政部,木叶行政部倒闭了!
王八蛋火影漩涡鸣人懒癌晚期,欠下3.5个亿带着他的二柱子跑了。我们没有办法,拿着忍具抵部门。原价都是,三百多,两百多,一百多的手里剑,通通二十块,通通二十块!
王八蛋七代目,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不放我假期,你还我血汗钱,还我双休假!

来自卖剑头头鹿丸的哀嚎。
…其实并没有,只是深夜发病产物(?)
暗搓搓,不要脸地打了三个TAGx

2 23

[极地cp.魏方]方锐的制杖情人节

#情人节特辑#
#极地cp魏方#
#魏琛×方锐,魏琛×方锐,魏琛×方锐#
#冒着熬夜赶作业的风险来更文#
#其实也就是小段子(?)#
#强行2.14发布一定不是我的错!#

在一番激烈的冬休期网游竞技——决战野图bosz之巅   之春节2B(不是)2.13篇后,我们熬了一个晚上的方锐同志在2月14日的下bang午wan在他那两百平米(厘米.?)的大床上醒了过来。

当他拿了一边不断震动着的手机狠狠地用他的黄金右手的中指滑过屏幕关闭闹铃以表友好时,上面弹出的窗口让他下意识戳开。

内心刷过“方锐啊你还真是图样图森破这种神圣的节日谁会发短信给你啊你还以...

6 20

Daily 5[日常集合坑,慎入,前期极度OOC,原生+海外乱入]

[双方皆知的答案]

微光顺着被风吹起而露出缝隙的窗帘中泄入,在木质的地板上撒下片片淡金色的光斑.

意外的宁静。

鞋跟轻踏地面,像是压到了那唯一一块不平整而有些翘起的板面,细小的“吱呀”声像是地板轻微的呻吟。将唯一的宁静打破,也将完整的斑痕踩碎,点点日光散落各处又随着鞋的离开而重归于一。

白色棉质手套握住的钢笔笔尖与纸张相抵,摩擦发出的沙沙声伴随着蓝色墨水行云流水般在页面上印下文字。

尖端连着渗出的蓝墨水一同提笔抬起时,默契的,又是一阵开门声,关门声,鞋跟踩在那块不平稳的木板上的声音回荡在不算过大的空间内。

唯一多了的,是那并不算十分动听的哼歌声。

Kudari哼着小曲儿轻靠在沙发上,手里还翻着一本刚刚才从站...

 
1 / 2

© 一笑懸命 | Powered by LOFTER